©毛豆菜i | Powered by LOFTER

兄弟情人【现实向甜饼,全篇完】

芦苇丛埋痕,华清池藏珍:

甜甜甜!
大概起名废,全篇现实向,但是从头甜到尾!有虐撸主吞刀!


——————————————————————————
 
    谢谢有生之年,出现那么一个人,让他拥有了最纯粹的喜欢。
  
  ——————————————
  
  嘈杂繁忙的走道拥挤着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为湖南台台柱节目之一的“天天向上”下午的录制做最后准备。化妆室里各人翻台本的翻台本,做造型的做造型,背口条的背口条,唯独张伟低头自顾自玩着手机 。
  
  不是他不需要准备,他的定位就是街坊走街串巷的角色,台本上的流程能扣住跟上,就剩下嘴炮功力利索不利索了,之前反复re过几遍,张伟也相对轻松很多,便迫不及待玩起手机。
  
  “大老师您在玩什么啊?这么开心?”王一博时不时瞄一眼捧着手机傻笑的张伟,好奇问到。
  
  “这个样子一看就在聊天嘛!”钱枫放下台本不以为意道。
  
  王一博:“啊?跟谁聊天?”
  
  钱枫故意吊着嗓子:“还能跟谁啊~薛之谦啊~”
  
  张伟闻言笑着抬头怼了钱枫一句:“怎么着听这声儿去泰国手术没成功是吧,嗨,不就聊个天儿!”
  
  “那你跟我们聊天也没见你每次笑得跟宋小宝一样。”
  
  “哎呀好了好了”汪涵扶扶眼镜,看着钱枫说,“你干嘛老爱闹大张伟,你还不知道他俩?”
  
  几人一来一往地反倒把起头的王一博弄得一愣一愣,不明所以。
  
  汪涵被傻呆呆的一博逗乐,走过去拍拍他肩膀,看看又低头傻乐敲屏幕的张伟,意味深长地轻声说:
  
  “这个圈里能有段纯粹的感情是非常不容易,非常珍贵的,不论是友情或者爱情还是其它什么,你大老师和薛老师之间就是这样的感情,如果往后你也遇见了,要知道好好珍惜。”
  
  王一博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和薛之谦熟识起来的时光都仿佛昨日,历历在目。张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薛之谦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却乐得满足。
  
  他前一秒和薛之谦肩靠肩,头靠头一起吃小零食,下一秒就能抄家伙打一架,没打两下俩中年男子又要双双累死。
  
  他们俩总有说不完的话,说上天的道下地的,谈梦想也叹梦碎的,聊聊节目怎么演现场怎么唱,大到感慨国际局势又紧张了,小到分享哪个牌小零食好吃。
  
  1+1大于2的定律,大概反映的就是俩话唠的相处史。
  
  他们也不像传说中般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然后就能掏心掏肺为对方抛头颅洒热血,张伟的心很小,薛之谦也一样。
  
  张伟和薛之谦认识是很早的事了,早到他甚至怀疑人生,但他真正想好好认识薛之谦还是在那期天天向上之后,交朋友那会儿,俩人披着好朋友的外衣客客气气斗斗嘴,嘻嘻哈哈侃大山,却并不像真正的好朋友那样交心,彼此都能感到一点点的相互试探。试探这人到底是怎样的人,试探这人能交往到什么地步,试探这人真的能成为朋友吗?
  
  人生的进程是条波浪线,张伟那段时间刚好就处在谷点,浑身洋溢着颓废的气息,还能怎么着呢,有吃有喝活着就行了。即使天天这么催眠自己,张伟还是觉得孤独,朋友们都在奋斗自己的生活,他不能感同身受,做音乐又跟鬼打墙一样,出不去最后只能活活闷死。
  
  张伟偶尔也会幻想,有个人突然从天而降陪着他一起鬼打墙,起码闷得不会那么孤独。然而从幻想中清醒,就希望这样一天天一尘不变的生活干脆不如照入一道闪电,劈它个稀巴烂。
  
  最后闪电没把张伟劈了,却真的掉下来了薛之谦。
  
  张伟试探着,抓一把又放一把,叫人看不清他到底什么意思,但是他自己知道,像公园里那个一天到晚都要攥着小熊熊谁都不给玩的女孩儿,像小时候那个天天要提着酒盒儿上课下课,宝贝得不行的同桌,他对薛之谦大概就快是那样儿了。
  
  那时录透鲜,薛之谦早上录,他下午录,去了个大早也就碰得上,见一面聊聊天也舒服啊。当时的张伟虽然向着薛之谦,却并不看好他,薛之谦太紧张,太拼命了,跟他的过去一模一样,最后沦为他这样的地步他能苟延残喘的活着,薛之谦呢,受得了吗?
  
  张伟每次想到,都替他心疼,薛之谦却毫不在乎。
  
  他总说,“再不拼一把我就没机会了……”
  
  这样的薛之谦让他隐隐觉得骄傲,一点儿都不想放手,小小的心里面再放进了一个薛之谦,他终于也可以毫不作假地跟人说:
  
  “我跟薛之谦我们是好朋友~”
  
  张伟常常小孩儿心作祟,觉得他对薛之谦那么喜欢,薛之谦也该对他一样那么喜欢才行。所以当透鲜采访的问题稿放在薛之谦面前时,张伟扫了几眼就有些不痛快了。
  
  什么叫“很多cp”,难不成薛之谦跟谁都凑cp啊,张伟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嚯!您cp收藏家还是怎么的?”
  
  “大张伟你不知道,薛之谦的cp多多了,我们上海一枝花那不是吹的!”钱枫哈哈大笑接着岔。
  
  “去你妈的一枝花!”薛之谦抬脚就朝钱枫踢,“都是节目宣传,谁当真啊,钱都收了还不让人炒炒?”
  
  张伟放下稿子不咸不淡地插了一句:“您说的也是,我们俩刚开始不也炒炒来的。”
  
  钱枫抬手戳戳薛之谦,一脸“说错话了吧”看好戏的表情,薛之谦摸摸鼻尖,乖乖在张伟面前坐下,特别端正。
  
  “张伟哥我们两个谁跟谁对不对……”
  
  “哎呦喂,薛老师您cp满天星,还差我一个不成?”
  
  钱枫顿感周围空气一紧,慢慢挪出了战圈,刚好在门口碰上要进屋的何炅和王嘉尔。
  
  “哎何老师好,嘉尔你好。”
  
  “钱枫哥好!”
  
  “好好好。”何炅下巴指指屋里某块与众不同的地界,“那边怎么回事?”
  
  钱枫噗嗤一声笑出来:“小两口闹别扭呢!”
  
  王嘉尔一脸茫然听不懂,何炅意会地笑笑摇摇头,也没再说什么。
  
  这边薛之谦沉默了会,撇过头含着字嘟嘟囔囔:“谁叫你自己当初不要组……”
  
  “说什么呢小声小气的!”
  
  薛之谦连忙摇摇头。
  
  张伟看他跟坐等教导主任被训似得,没忍住笑,还是放轻了语气:“cp这事儿你攒多了也不当饭吃啊是不是?节目宣传归宣传,你别跟着来劲都是一阵风的事儿!”
  
  薛之谦还想说什么就被外面工作人员打断了,要开始采访了,他只能结束聊天,匆匆去准备一下。
  
  张伟左右无聊就跟到薛之谦采访地方一帘之隔的后面,玩心起了就戳戳戳戳,俩人差点又跟这帘子干上了,最后还是薛之谦干脆站到前面张伟戳不到的地方才算完。
  
  钱枫在张伟后面拍拍他,坏笑道:“看不出来啊大张伟,就要霸着薛之谦”。
  
  张伟挥开钱枫的手,眯着眼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是啧了一声,对钱枫说了句:
  
  “丫滚!”
 
  钱枫完美演示了自己如何做到两头遭嫌,还是乐呵呵的,大张伟和薛之谦都是他的朋友,但钱枫没想到他们在一起相处会这么有意思,经常逗逗他们也别有一番乐趣。
  
  至于后来在火星一次直播时候,汪涵提到了薛之谦cp多这事,钱枫嚎了一嗓子:
  
  “薛之谦你也太不专一了!”
  
  他一下子想到了大张伟那一副别扭模样,对着薛之谦就起梗,“反正我又不是大张伟。”
  
  看着薛之谦强装镇静的样子,钱枫心里憋笑,他真是有两个有趣的好朋友。
  
  ……
  
  兜兜转转你来我往的日子里,张伟原以为薛之谦就是那个能陪自己不那么孤独地在墙里闷着的人,但他实实在在低估了薛之谦,也确确实实看轻了薛之谦对自己的影响力。
  
  薛之谦就好比小学课文里的那首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那真的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全国模范,张伟想自己就是这些别人中的一个吧。
  
  张伟心里有团火,他的火出不去,别人也看不见,跟那扎金花似得老闷着也开不开,只能慢慢烧残殆尽,徒留下只有他一个人在意的灰烬。
  
  这火还没湮灭,他就被薛之谦的熊熊烈焰震撼到了,眼睁睁看着薛之谦怎么蹦蹦跳跳充满朝气地一点点撕裂黑暗,然后站在闪耀璀璨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张伟这时才发现,他之所以困死在鬼打墙里,不是因为墙太厚,不是因为光太暗,而是因为他还不够努力,他不应该放弃,与其感叹时运不济蒙尘至死,不如疯狂炽烈地烧他一把!
  
  他想起先前参加的跟着贝尔去冒险里,顶着一万个脑瓜崩儿爬上瀑布那种生命的冲动,张伟觉得他至少还活着,不满满当当利用自己的生命力头破血流披头散发去搏一搏,谁知道哪天这墙就能被他彻底斩碎了呢?
  
  于是曾经被张伟认为迟早会是同病相怜难兄难弟的薛之谦,给了他踏出泥沼,奋起抗争的勇气。
  
  所以在录那个演讲节目时候说的话,张伟并不只是说给人听听就算了,更重要的是说给自己听,他需要给自己信心,不努力一下怎么知道不会成功呢?
  
  “我之前老是抱怨没有好的机会,我恨没有人能让我的事业更加上升,最大的原因呢就是因为我现在想要成功的信念没有以前坚定了,我已经忘了我真正要努力的时候,是根本不管上面儿有没有人,底下有没有人,我一定要努力上去,因为我觉得我一定就可以!”
  
  张伟开始接洽一些音乐节目,开始为自己的歌东奔西走,和薛之谦聊天也越来越多的对之后的梦想的规划和实施。
  
  有次在北京和薛之谦见面,碰巧薛之谦的老大哥朱桢也在北京,薛之谦就叫他来,大家也乐乐呵呵一起吃了个饭。席间薛之谦说自己要准备生日会,想请他去一起玩,但是刘迎翻了翻行程,去不成。
  
  张伟心里其实挺遗憾,薛之谦也小小失落了一把,没过一会儿薛之谦就开始自己生日会的流程跟张伟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张伟也给出了自己建议,两个人聊地不亦乐乎。
  
  “我去不了那你把我照片儿放大屏幕上,360度就这样往下看着你,保佑你生日会顺顺利利的,专辑卖得跟自来水似得。”
  
  “神经病啊!吓死人啊!”薛之谦揍了张伟一拳。
  
  张伟一边躲一边笑着叫:“啊啊啊~打人啦~”
  
  “说正经的好不好!”
  
  “好好好好好,那你想怎么正经?穿个西装梳个大背头那是正经!”
  
  “哈哈哈哈不是这个!”薛之谦一把揽过张伟,“你记不记得之前我们聊过说想演唱会值多少给多少的事?”
  
  张伟凑得近了些:“怎么说?”
  
  “我想这次首唱会非主办方的票都免费。”
  
  薛之谦看着张伟,大眼亮晶晶的好像夜空里不灭的烟火,特别好看。张伟愣了愣,一下子读懂了他内心的那份执着,心里也跟着燃了起来,热烘烘的。
  
  “这里还有粉丝黄牛特别多问题,你得想清楚了,这不好实施。”
  
  “我不怕!你不也说想这样搞,等我这次实践一下,可行的话我传授你经验!”
  
  薛之谦意志满满地拍拍张伟的肩头,张伟被拍着笑出了声。
  
  “成!等咱革命先锋的战斗成果!”
  
  张伟总是容易被打动的,他也经常被薛之谦打动,就像这次。他想起曾经的自己也那么意气风发努力垒着梦想的砖瓦,生日会,他也开过,却也已经好几年没开了。
  
  不如再开一次吧,梦碎了有什么关系呢,再从头造一次呗!
  
  张伟弯了嘴角,伸手捋了捋薛之谦的后脑,重拾梦想的路上有这样的人陪伴,是他的幸运,这么的努力奋进,很帅气,很暖心,这就是他喜欢的,引以为傲的薛之谦。
  
  然而两人个闹闹腾腾枉若无人,一旁的朱桢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来蹭这顿饭。
  
  朱桢端起酒杯朝刘迎敬了一下,刘迎也回敬了一杯,他指指大张伟和薛之谦那边,玩笑地说:
  
  “他们这样我都快嫉妒了,你没意见?”
  
  “我有什么意见,我可巴不得张伟跟薛之谦一块玩儿。”刘迎无奈地摇摇头,“朱老师您不知道,平时张伟有多难带,也就比没断奶的孩子好点儿吧,他跟薛之谦一起就跟突然长大一样儿,都不用给他操心,他自己就能解决。”
  
  “你一说还真这样,就像小朋友跟大人一起各种撒娇腻歪,一旦让他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薛也一样,别看他人前客气绅士的样子,其实很孩子气,淘气得不行,你也没办法就得宠着他顺着他。”
  
  朱桢看着已经在房间里追着打起来的薛之谦和大张伟,笑得合不拢嘴。
  
  “他在大张伟面前很乖,没有那么多孩子气,也没有那么多大人样,就是他自己的样子,这样挺好的。”
  
  刘迎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却被撞了一下,转身发现是张伟圈着薛之谦,而薛之谦挠着张伟的痒痒肉反抗,两人难舍难分打做一团。张伟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在灯光下,那笑仿佛被镀了一层光环,恍惚了她的视线,像极了她曾经看见过的少年。
  
  “是挺好的。”刘迎不自觉也跟着笑了。
  
  薛之谦后来的生日首唱会办成了,张伟也替他高兴,翻手机翻了很久翻到以前生日会的照片,发了微博,算是他复兴运动的一次开始吧!
  
  张伟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跟出入乐坛的傻小子似得,他非常明确地知道前方会有多少艰难险阻,会有多少明枪暗箭,重铸梦想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实力,运气,热情缺一不可。
  
  每当他累了疲了,看看薛之谦,和他聊聊天,又会觉得充满斗志。不是因为薛之谦能说出什么特别振奋人心的话,而是薛之谦身上那股劲儿。
  
  这股劲儿有的人嫌弃,有的人不屑,有的人不以为意,张伟却觉得这正是他缺少的,每次靠近薛之谦,总是会被传染上这劲头,张伟特别喜欢那样的感觉,像是充满了希望,无所畏惧一路向前。
  
  ……
  
  本来一切都应该慢慢发展的非常顺畅,张伟却发现薛之谦在躲着他,而且是单纯的工作上的躲。他没有问薛之谦,私下的交流没有障碍,张伟也不会多管他工作上的事。
  
  直到两人去了奥利奥广告录制,张伟才隐隐感觉大概出了什么偏差。
  
  薛之谦特别矛盾。
  
  张伟很明显的觉察到了这一点。没有外人时候,薛之谦对他仍然和以前一样,但是有了镜头有了别人,他就像建起了一道透明的墙,隔远了两人的距离,可偶尔薛之谦又自己戳穿这堵墙想要拉过他,矛盾得很。
  
  直到直播那天,张伟才明白过来。
  
  奥利奥直播,薛之谦来时候似乎很疲惫,在沙发上还没等直播开始,就靠着他睡着了,张伟不敢挪自己的身体,想着能让他眯会就眯会吧,开始直播之后也一直护着他,气氛慢慢变得自然缓和,有时候两人甚至想不起在直播,在聊到薛之谦新出的专辑时,薛之谦解释了他最喜欢的新歌:
  
  “就是两个人永远不能在一起,或者说在一个桌面上我不能承认我认识你,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
  
  张伟明白,他一瞬间明白了,但他不能让薛之谦再讲下去,因为还在直播。
  
  直播结束之后,张伟觉得他们需要好好谈谈,可真打算谈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薛之谦摆明了还在自我纠结,自我调整,他还没法插手,只得看着他,护着他。
  
  所以张伟最终还是没问出口,两人抽上烟,聊一些有的没的的闲话。
  
  薛之谦跟张伟说自己想开演唱会,张伟是高兴的,他也想开,但薛之谦出了新专辑他有理由,自己甚至连专辑都出不了,有什么理由开演唱会呢?
  
  “你真的是……在想什么呢!你怎么就开不了!”
  
  薛之谦几乎是用着警告的眼神看着张伟,弄得张伟有些哭笑不得,灭了烟头,胡撸胡撸薛之谦的瓢儿。
  
  “怎么的,我开不了你比我更急呢?这不是没新专辑啊哎呦,难。”
  
  “你不是出了几首新歌吗?有钱,有歌,找场地,齐活!”
  
  “哎~哪儿那么容易,一个钱就不好找,你要能开成我就已经高兴了,真的。”
  
  “高兴个鬼啊!张伟你他妈的……你怎么总是这样自怨自艾!”薛之谦烦躁地大吼,又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平顺了一会,“没钱我帮你找,演唱会你绝对能开的,肯定能!”
  
  张伟看着薛之谦发愣,没有马上回话,只是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抓住薛之谦的手腕,轻轻捏了捏,说:
  
  “我错了错了,我又自个儿犯贱。你也别说傻话了,有那找钱的道儿先留给自己,钱我会找,演唱会我也会开,咱不说假的,别气了啊。”
  
  薛之谦被他顺毛地像泄了气的气球,顿时瘪在椅子上,也不知道该接什么了,只能任由张伟握着他的手腕,安抚似得轻捏。
  
  “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薛之谦老实说出自己的感受,“你就像以前那种非常传统的,五十岁失意老男人一样……”
  
  张伟气笑着甩了他的手腕,“你可能闭嘴吗?有好形容词儿吗?”
  
  “说明你成熟啊,词怎么不好了!”
  
  “哎呦喂哈哈哈,我可谢谢您了!”
  
  “客气什么啊!我们俩谁跟谁!”
  
  薛之谦哥俩好地拍拍张伟的肩,给张伟一个反手圈在胳肢窝下,蹂躏他一头,薛之谦忙着扯他裤子反抗,又差点被张伟偷袭掏裆。
  
  得,又是没说两句就干上架的一次会面。
  
  ……
  
  虽说薛之谦在自我调整,但其实张伟很担心薛之谦,他了解薛之谦,知道薛之谦没那么容易就能给自己理顺畅儿。他越来越注意薛之谦的状态,平时私下侃天说地还像往常无二,上个微博或者听个歌就有意无意总会去关注薛之谦相关的东西。
  
  那之后,薛之谦在他跟前没有别的异样,也不曾说起过自己的状态,张伟不会去问,自然也不知道他到底好不好。
  
  而且演唱会这边说要开那是真实打实打算开,张伟忙碌着各种事儿,也算能给他分去大部分心神。
  
  南京商演那会儿,张伟见着了薛之谦,想他上海场当嘉宾,这都早快五个月,薛之谦愣是担心自己明年开春的演唱会怕太赶,不去上海场,反正张伟跟扑克牌似得都摊开让他选,薛大爷总能选一个上吧。
  
  “别开玩笑了,别是上海场,其它你选一个我一定给你空出时间来!”
  
  “成成成,其实这个也不急,你先给我拍一个vcr,这个急,这个我放大屏幕用。”
  
  “行!你要怎么拍我全配合你!”
  
  “哎呦我们薛就是好~”
  
  接下来薛之谦为自己的豪言壮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张伟扯着薛之谦拍这个拍那个,还要讲究站位背景,就一盆盆栽能移出一个新天地来,要不是张伟手里拿的是手机,薛之谦还以为张伟要拍什么奥斯卡大片呢!
  
  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天,终于是把vcr搞定了,张伟也得了薛之谦一句感人肺腑的评价:
  
  “张伟我可去你妈的!”


        ……
  
  吃完饭还有点时间,两人回了酒店,房间里这会也没别人,他们身边的人都不愿意在他俩一起的时候呆他们身边,不管聊天还是闹腾,仿佛他们在一个世界里,其他所有人都在另一个世界,完全没了存在感,而且看两个小朋友叽叽喳喳打打闹闹还不如干自己的事去。
  
  薛之谦这时仍然一副被折腾惨了的模样,给张伟乐得不行,进房间开始就笑成了一朵花,活像此生就以逗薛之谦为乐似得。
  
  薛之谦愤愤然,眨巴眨巴大眼,突然露出个坏笑,搂过张伟的脖子,猛的就把脸凑到他跟前,要是张伟不小心往前一厘米,这就能扎扎实实地亲上了。
  
  薛之谦表情异常认真,半阖着眼,似乎下一秒就会亲下来,张伟被他这一出弄傻了,好在他反应极快,回过神立马推开了薛之谦。
  
  “哈哈哈哈哈哈!叫你老玩我!之前还说什么迟早有一天能亲上,你就放屁吧!”薛之谦一转之前的认真,满脸捉弄的笑意。
  
  “薛之谦。”张伟打断了薛之谦的笑。
  
  “干嘛……开个玩笑而已。”
  
  “咱俩什么玩笑开不起,是你刚认真了。”
  
  薛之谦瞄到张伟难得严肃的表情,也止了话音,静静等着张伟接下来的话。
  
  “你怎么了?我是说你最近的状态,你应该能明白我指的是什么。”
  
  张伟还是问出了口,就这么平视着薛之谦,直到他脸上的表情出现僵裂,矛盾而痛苦的真实情感浮出水面,眼眸里,多的是让人心疼的难过。
  
  薛之谦双拳紧握,深呼吸了一口气。
  
  “呵,怎么都瞒不了你……你知道我……我总是写那些比较丧的东西,需要情感的冲击,需要灵感的爆发……”薛之谦嘴边的字眼绕了几圈,仍旧没法好好组织成句,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对不起张伟,我……对不起……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张伟倾身环抱住薛之谦,从他的后脑勺捋,顺着他后背一下下抚拍。张伟能感受到薛之谦渐渐放松的身体,和卸重在他肩上的下巴。
  
  “瞎道哪门子歉啊,没事儿慢慢说,我听着呢。”
  
  “我……我心里有条线,关于你的。我要写歌,要情感刺激时候,就一只脚踏出去,平时我都好好有待在线内的!我以为……我以为我能来回切换自如,我以为我不会混淆这样的感情……”
  
  薛之谦说着声音染上了哽咽。
  
  “张伟哥……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怕……怕得快疯掉了……”
  
  薛之谦紧紧箍住张伟,像是抱住滔天巨浪里救命的浮木,像是抓住深渊里唯一能上去的藤蔓,张伟有些喘不过气,却也由着他这样毫无安全感的行为,手上也没停下安抚的顺捋。
  
  “胡撸胡撸瓢儿,吓不着。薛,你得写你那些歌儿,利用感情刺激会这样是没办法的事儿,这都正常,这些那些个儿情感只是你的一部分,别给自己太多标签影响了你的全部,你脑筋儿直,绕不过那么多东西知道吗?”
  
  张伟捏捏薛之谦的后颈,也没打算起身给他擦眼泪,这样拥抱着却看不见彼此的表情,能让薛之谦安心得多,也可以减少些压力。
  
  “薛,咱按实说吧,你觉得于我们俩来说,爱情这玩意儿,能长久吗?你心里牵挂的东西太多了。我们是一体的,其实我们俩都一样儿,但凡咱中一个觉得能行,咱俩之间一定就会是轰轰烈烈,不眠不休,折磨得咱自个儿死去活来,不会像这样还能安安静静抱着互诉衷肠了。”
  
  薛之谦把脸往张伟肩上一按,磨蹭了一番:“我知道!啰嗦一大堆……你要给我时间缓缓……”
  
  “我没关系,你自己得给自己时间,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只要记着咱俩是互相喜欢着,相亲相爱的,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最特别的,就算现在你把眼泪鼻涕糊我一身衣服,也改变不了你在我心里的地位。”
  
  “神经病!”薛之谦闷声笑破了功,抬手就锤了张伟后背一拳,“你也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无可取代。”
  
  “哎呦我去……咱这怎怎怎么……”
  
  张伟放开了薛之谦,笑着摸摸的鼻头,自己说到没什么,听薛之谦这么一说总觉得有些害臊,但是心又暖暖的,能被一个人独一无二地好好放在心里,是一件特别有存在感,特别幸福的事。
  
  “你还不好意思了?嫌矫情啊?谁先开始的啊?啊?”薛之谦戳着张伟腰部的痒痒肉,逼得他不得不就范。
  
  “哈哈哈哈是我是我是我!哥!哥您高抬贵手哈哈哈……”
  
         ……
  
  总有人跟张伟说他和薛之谦之间的相处特别有趣,特别神奇,一会天上一会地下的,但两个人的感情却越来越好,牵绊越来越多。张伟想,大概是他们总能明白对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就像双胞胎似得,这算也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缘分吧。
  
  商演张伟是开场,就提早先过去了,演出结束后也没能和薛之谦说上几句话,因为薛之谦要去赶下一个通告。
  
  张伟回了酒店,去见沈凌,沈凌刚好在南京,就说约着见一面。老友见面也没客套的招呼,张伟自顾自点了根烟吞云吐雾。
  
  沈凌也没介意,翘着二郎腿问:“怎么没见着薛之谦?”
  
  “他夜里还有活儿。”
  
  “嚯你这话儿说的很有歧义啊!”
  
  “哎呦,你丫想什么呢!他要在这儿肯定得削你。”
  
  沈凌笑笑没反驳,看着张伟默默抽完了一根烟也没再说一个字。
  
  “心情不好?”沈凌划几下手机屏幕,举起来朝张伟面前晃了晃,“因为薛之谦发的这个微博?”
  
  张伟瞥了一眼那条“没机会爱上你也挺好的”的微博,最后还是叹了气,点起第二根烟。
  
  “我很担心他,特别特别担心,我跟他说着我没关系,让他自己给自己时间,可其实……”张伟抓抓自己的头发,“我害怕他扭不过弯儿来,害怕他自己会把自己纠结死,沈凌儿我真害怕。”
  
  沈凌觉出不对来,皱着眉头问:“你俩到底怎么了?”
  
  张伟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连烟也忘了抽,就一直让它夹在指尖燃着,沈凌也没催他。
  
  张伟没细说,细说也说不了什么,就把他和薛之谦的大致情况跟沈凌说了一遍,沈凌听了纵然有些云里雾里,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张伟,你没觉着你和薛之谦之间,你们俩之间像爱情吗?”
  
  “像,但不会是。”张伟回答地非常坚定,“爱情爱情,有爱能发情的才叫爱情,我们从没对对方发情过,没有欲望的爱就不可能是爱情,我们之间只有爱,这点我和薛都清楚。”
  
  “嚯你说的我寒毛都立起来了。”
  
  看着张伟眼里满溢出复杂而深沉的东西,沈凌这么说着却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沈凌儿,我这话可能就跟你一人儿说。”
  
  “什么?”
  
  “我想和薛之谦一辈子。”
  
  张伟捻了燃尽的烟头,低头笑了起来 。
  
  “爱情、友情、这些那些个儿情的,都没法保证能让我和薛,我们俩这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一辈子。我们俩对感情都很敏感,却都不可能放在生活的第一位,所以说,薛他有太多东西放不下,我也一样儿。这就注定了我俩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还是什么的,结局都不可能是我们想要的。”
  
  沈凌拍拍张伟的肩,一脸恍然大悟:“我好像有点儿明白过来了,你意思是柏拉图?”
  
  “没那么高端,这么跟你说吧。咱还是小屁孩儿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就是不撒手,就是要跟他玩到天荒地老,要有人也跟你一样喜欢他,要跟他玩儿,你指定还得吃醋是吧!你也不会想,我要不要和他上床,想不想跟他谈对象,人家家财多不多,人脉广不广,甚至都不会去考虑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张伟手舞足蹈地描述着。
  
  “就是这种,特别特别特别纯粹的喜欢,外物不以为所移那种感觉能明白吗?我一直觉得这种没有任何东西能影响的最纯粹的喜欢、爱,才能相依相守一辈子,除非我俩都死了,不然就能爱一辈子动摇不了。”
  
  沈凌沉思了很久,还是冲张伟释然地笑笑:“我没体会过你这样儿的感情,可能不太明白,但我愿意去理解你,去相信你,也许将来还要羡慕你能有这样纯粹的感情。”
  
  “谢谢你沈凌儿。”
  
  “傻啊,跟我这儿还说什么谢啊!”
  
  张伟欣慰地拥抱了一下沈凌,这些东西他没人能说,也怕说了没人能懂,只能尝试倾吐给十几年的好朋友,不管张伟说的是什么样的感情,总是希望有人能认可这样的感情,所以他特别感谢沈凌的包容。
  
  “那薛之谦也是这样想的吗?”
  
  “所以啊……哎……”张伟长长叹了一口气,瘫在沙发椅上想去摸烟摸不着,手就堪堪搭在小桌上。
  
  “薛之谦你别看有时候傻楞儿傻楞儿的,其实他门儿清着呢,只是他自己愿不愿意扭过弯,能不能扭过弯儿来的问题。他要弄歌他就需要把这些那些个儿情感纠成一团儿,给他刺激灵感。所以有时候他其实不是不能理明白,是他自个儿不愿意理明白,就任由这些结团儿越纠越大,这些团儿都带着刺呢,迟早会伤了他!我担心他……”
  
  沈凌从烟盒里抽了根烟递给张伟,给他打了火,“我跟薛之谦也好几年朋友了,可能我不像你那么的了解他,但我相信他,咱能做的就是一直站在他身后,他回头就能看见咱,这就是朋友的意义不是吗?你也得相信他,张伟。”
  
  张伟这时候只能选择相信薛之谦,相信他最终愿意去解开那一团团结结,相信他总会再站到自己身边。
  
  ……
  
  没多久后双十一晚会,张伟和薛之谦聊了很久,他发现薛之谦并没有开解自己,而是完全自虐式地放任刺激扩大,只是因为要开始筹备演唱会和新歌,拼命的工作可以分散他很多注意力,才不至于薛之谦受伤。
  
  但张伟比任何人都了解薛之谦,薛之谦现在就像翻天巨浪里的浮萍,孤独又辛酸。他为了创作,只能每次每次徘徊在暴风雨般的情感刺激里,再让繁重的工作分散他痛苦的后遗症,张伟知道再这样下去,薛之谦会垮掉,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张伟想起沈凌说的话,可张伟现在不甘心只站在薛之谦身后等着他回头,想在他害怕的时候可以胡撸胡撸瓢儿,在他失意的时候能给他一个拥抱,想在他受到伤害时替他披荆斩棘。
  
  当初他在那个孤寂到梦碎一地的地狱,是薛之谦陪着他抛弃了孤独,给他拾起勇气踏出了第一步,让他觉得追梦的路上不再孤单。而现在的薛之谦必然是孤独的,即使他身边有那么多人,他依然觉得孤独,张伟能感觉到。
  
  如果薛之谦没办法回头,那就让他踏出这一步和薛之谦并肩吧。
  
  薛之谦踩在感情的分界线内外走走停停,张伟就陪着他一起走走停停,幸而他写的都是燥动的歌,不需要这些情感上的刺激,所以他可以很好的调解自己,只要能陪着薛之谦就行。
  
  说服了自己的张伟,打算在广州演唱会时候,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可以和薛之谦在台上做恋人该做的所有事,可以来一整个套装,拜天地、宣誓、洞房,想怎么玩儿怎么玩儿!
  
  彩排时候他故意没和薛之谦说有拜天地宣誓的环节,他俩是公认的老司机,私底下也是随时随地能开各种颜色的玩笑,但偏偏这样儿的他们在一些看似纯洁的事情上异常纯情,所以这个环节,张伟打算认认真真的来。
  
  演唱会上不出意外地他俩玩的上天入地不亦乐乎。
  
  轮到贴鼻子环节,薛之谦像上次一样作势吻过来,也停在了离他脸一厘米远的地方,然而张伟同样躲开了,陪着薛之谦踩在感情分界线上的他,已经分不清这次的薛之谦是认真还是在逗他玩儿,他甚至没办法直视薛之谦,如果张伟跳出感情的分界线,亲上去了,大概他俩就真的要完了。
  
  他们同在分界线上,各自踏一步就会一起掉下去,张伟傻傻地看着薛之谦背过身去的偷笑,薛之谦怕是看准了自己往前踏一步,他便不能再往前踏,这样就会窘态百出。
  
  张伟无奈地想,大概今后薛之谦又get了一个逗弄他的技能。
  
  真到了拜天地的环节,张伟是紧张的。关心则乱,万一薛之谦临时又玩心大起怎么办?张伟脑子里天花乱坠得想了各种该应付的法子,耳边咋一声传来了句“我愿意!”。
  
  心里的小烟花砰砰砰开满了天,终于圆满了……


        他和薛之谦这个仪式,在别人看来不管它是玩笑是节目还是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是认真的一次承诺,承诺彼此与子偕老,承诺这样的感情能长长久久一辈子。
  
  他骄傲地看着薛之谦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看着自己在台上肆意炫耀烟火时,薛之谦一旁炽热地注视。
  
  梦想的路大概很长,人生的路大概更长,他们彼此陪伴,互相扶持,却绝不会断裂,这是别的情感无法做到的,也是独属于他俩无二的感情。
  
  演唱会结束后,大家一群人去吃了庆功宴,张伟和薛之谦从开始时贫嘴,一直能贫到宴会结束,也是惊了在场一些从没见过他俩相处的人,更不用说时不时地闹腾、追喊打骂,加上他俩晚上特别开心,差点可以掀了人酒店的天花板。
  
  张伟跟薛之谦两人晚上跟连体婴儿似得分不开,聊的要回酒店房间还依依不舍。
  
  “你俩索性一起睡吧,爱聊多久聊多久,明儿高铁别给我起不来就行。”刘迎揉着脑袋,无语得挥挥手,俩熊孩子碰一起,那基本上就是噩梦。
  
  ……
  
  房间里,俩人快速洗刷刷卸了妆,张伟熊孩子和薛之谦熊孩子盘盘腿坐在床上,笑着继续刚才没结束的话题,一个不经意就半夜了。
  
  张伟划拉手机看了下时间:“我去,这儿都两点多了!”
  
  “卧槽!时间过真快!”薛之谦抱着被子哀嚎。
  
  “哎呦~我感觉还没回过味儿来呢!”
  
  “就是啊……今晚的拜天地超厉害了!你居然都没跟我说过!”薛之谦踢踢张伟。
  
  “怎么样儿!开心不开心!高兴儿不高兴儿!专门儿特别为我们薛设置的惊喜~”
  
  “哈哈哈哈哈哈……”薛之谦边笑边用力地上下点头,看起来就像个大傻子。
  
  “哎呦喂行了行了,头快甩没了都!我们俩现在也是名正言顺了,宣过誓的,绝对不可以背弃誓言的对不对。”
  
  张伟夹住薛之谦的脑袋,胡噜了几把顺毛。
  
  “你没法儿回来,我就上前边儿陪你,你为了创作不得不品尝痛苦,我就在这之外给你快乐,所以你千万别给自己那么多压力,你没那么孤独,这不还有我呢么……哎呦呦……薛之谦爱哭鬼~”张伟笑着拭去薛之谦没有刻意忍住的泪水,抱了他在怀里。
  
  “无论怎么着我都会陪着你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薛之谦闷在张伟怀里噗嗤一声破涕而笑,“所以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啊?”
  
  “我给我们现在的感情取了个通俗易懂的名儿,就叫兄弟情人~怎么样!”
  
  薛之谦一把推开张伟放倒在床上,朝着他吼:“什么鬼啊!兄弟就兄弟!情人我要大胸大屁股的!”
  
  “哎呦那我还得去整俩波霸在胸前晃,再往屁股后面塞俩大馒头。”
  
  “哈哈哈哈哈神经病!”薛之谦跪在张伟边上,一搓搓捋着张伟头顶的绿毛,“其实没有啦,兄弟情人这个说法我很喜欢,就这里头能缠绵悱恻出的爱恨情仇,我感觉我能出一整张专辑!”
  
  “去你大爷的薛之谦!”张伟弯着嘴角,也没拍掉薛之谦作乱的手,“不过你能好好出专辑我也替你开心,你的努力总有一天能发光到闪瞎所有人的眼睛!”
  
  薛之谦闻言瘪瘪嘴,顺着张伟并排躺下,拉了被子把自己全盖进去,“又说我……你呢?你不出专辑?”
  
  “我?哎呦……上哪儿出去……”张伟胡噜了把脸也缩进被子里头。
  
  薛之谦捅了张伟一下,“又来了又来了……能盼自己点好吗?你只要想出,总能找到地方出,你又不是新人了!你其实就是没信心是不是……怕出了专辑没人听,没人买。”
  
  “你都说完了我还能怎么着呢?”
  
  “现在这市场谁专辑能卖得好?但你不出专辑你的歌就永远不能给别人听到,你出了专辑,把你的歌都放市场上了,总有一天会被人慢慢发现,总有人会陆陆续续去听,你不出,连这机会也没有了!”
  
  张伟无声地笑了笑,拍拍薛之谦,“又被薛老师教育了一通儿。”
  
  “那你还出不出?”薛之谦侧过身,看着同样侧身的张伟。
  
  “出!”张伟看见薛之谦兴奋的神情,亮闪闪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好看,“谢谢你,薛。”
  
  “我才要谢谢你……真的……我……”薛之谦踌躇了半天,也没挤出第二个字来,干脆翻过身,“算了算了,睡觉!”
  
  张伟慢慢挪过去贴着薛之谦的背,把脸埋在他后颈,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张伟你现在这么厉害了?未卜先知啊?那你说我想说什么……”
  
  “我爱你,对不对?”
  
  薛之谦没有回答他,张伟轻笑了一声,继续道,“我也爱你,薛。我能感觉的到,你什么样儿爱的我,我也是同一样爱的你,我们俩是一体的。”
  
  房间里有过一小会儿的寂静,薛之谦又翻回过来,把张伟圈在怀里,在他脑袋顶大大地啵了一个,然后歪头靠着张伟的大头,给自己找了一个最舒服的睡姿。
  
  “晚安,张神算。”
  
  
  
  

评论
热度(427)

大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