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豆菜i | Powered by LOFTER

【大张伟】 曾经少年正向成长

我去我去我就去

@王爽Joanna:采访完大张伟,我在想如何能够透过文字让无法到达现场的人感受到大张伟带给我们的欢乐?如何能让大家看到我所看到的大张伟呢?于是我选择了更加客观与冷静的方式,以对话的形式并竟可能多的保留“大张伟式”的口头语。


见刊2013年《旅伴》杂志5月刊 总第154期

       擅长胡岔瞎贫的“大导”年近30,虽然嘴里念叨着“完了,要颓”,却依然“不服老”地“肤浅着”。一档名叫《百变大咖秀》的综艺节目让大张伟找到了重新走红的新方式,而工作之外与陌生人相处自称有交流障碍的他也因“百变五侠”这个新组合交到了几个令人欣慰的好朋友。不上节目的空档,他两瓶红牛盯一宿的玩儿命弄(nèng)新歌儿。大张伟这个曾经高唱《向我开炮》,烦学校骂家长的叛逆少年,一路走来15年,回看过去,他说自己始终是积极正面的成长。所谓事业与生活,“嗨!就那点儿事儿,什么怎么不怎么的,北京人不就讲究个还行么!”

       前往录影棚的路上大张伟让助理帮忙买了两罐红牛,咕咚咕咚全部吞下。跨进影棚大门,头发服帖,下巴微微上扬,双手插在兜里,眼神有些迷离,与他打招呼都觉得中间隔了层薄冰,与平时在舞台上活力四射的他大相径庭。然而转角走进化妆间准备开始采访化妆,他抖了两下肩膀,以第一个问题为过渡,很快调频进入工作状态——那个我们最熟悉的大张伟呈现眼前。回答记者提问时,表情、手势、插科打诨夹杂其中,谈笑风生间频频戳中在场所有人的笑点。

       而也正是这个嘻嘻哈哈年近30的大男孩,前天从《百变大咖秀》的节目下来,耳朵上还残留没有卸净的乳胶,前一天晚上还在通宵弄歌,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调侃之余引经据典,以一种最简单而直接的方式直指问题本质。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如今几近死亡的中国唱片市场,这个曾经十五六岁便高唱《向我开炮》、写朋克的叛逆少年早已丧失了往日的才华,转而走上商业化之路,没头脑地唱起《嘻唰唰》等一系列商业泡泡糖之作。一帮从小听他歌曲长大的歌迷期盼着大张伟曾经的经典再度爆炸,但大张伟说,无论他现在做什么,都不存在一种大家所认为的“无奈的选择”,他依然在认真努力的写歌,同时以另外的方式娱乐大众,而这一切更像是一种奔向自由的成长。


Q=《旅伴》 A=大张伟

Q:有媒体说你并不愿意做综艺节目,但《百变大咖秀》反响很好,你做了四季,还组了百变五侠,那么对综艺节目你到底抱着怎样的态度?

A:我是愿意做综艺节目的,但是咱们这边电视台好多综艺节目特别无聊你知道吧!他就是聊天,聊一堆特别没有人在乎的事儿。哎呀,反正我觉得好多电视台都挺努力的,现在慢慢都好多了,只要节目本身有意思我也愿意做,不管累不累。关键是有的节目时间又长又没劲,我就不爱干了。

 

Q:比如聊什么特没劲?

A:比如就聊那个五湖四海,少数民族干嘛。你干嘛跟我有关系吗!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是不是,咱俩别聊这个了,还是聊点儿本质上的,人性上的哈,开心的什么的,还行。而且还有好些主持人吧,就往所谓娱乐上生努。我觉得50%的主持人或者综艺节目都有一个误区,以为学台湾人那种方式就是幽默,以为吐槽就是说实话,其实这都不一定的。你知道好多人没有幽默感,但是生努出一副要像小S啊或者什么……学人家学的特做作,没劲。而且你知道做综艺节目最无聊的地儿在于你必须要配合,比如这人唱的就跟屎一样,你还得“太棒了!好听!”,别人干个什么事你还得“哇!好棒!”有什么棒的呀!就是这样。哎,没法儿弄儿,但是好多时候还得宣传歌曲啊,你说是不是这样。

Q:有网友说你做《百变大咖秀》从一个当初唱朋克的转到谐星是个无奈的选择。

A:这真不是无奈,我觉得好多人老误会我。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一个选择,上回看本书我觉得说特别对,真正完美的人格就要做到三个“自”,“自然”、“自信”、“自由”,我这是一个奔向自由的感觉。而且我跟你说啊,好多人鼠目寸光,还愣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这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他们老觉得你看待一个事情要发现到它是反叛的或者有思考性的,就觉得是高深了。但是你说什么是高深呢,你说那帮当和尚的高深吧。世间万物都已经嘈杂成这德行了,人都能云淡风轻,抛弃一些,什么都不想,去过自己那种冥想的日子。所以好多事就没有必要纠结。

 

Q:你曾说你是个在生活上不纠结,事业上挺纠结的人。那现在呢?

A:我以前纠结是因为弄歌儿的时候总想怎么着才能让大家喜欢,现在我越来越发现让大家喜欢这事儿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大家什么都喜欢,也什么都不喜欢。你也许做了一个觉得大家可能会很喜欢的东西,大家就不喜欢。所以我觉得还得坚持自我,对吧。尤其是做音乐这个行业,自我意识强,还有一个就是命好,就一定会成功的。我现在就会做一些我自个儿喜欢的,不在乎大家喜不喜欢了。

Q:什么时候想通了?

A:从2009年开始。我以前是算歌儿,别人都是写歌,但那会我的判断非常准。我就看所有的榜,那会儿榜还都没有人刷,所以大部分都是真的,包括电台的,电视的,网络的,我都会去综合,总结中国人大概喜欢听什么样的歌,喜欢什么样的词儿,我能做到的又是什么样的,算出一个公式来。大概我就照这个东西写,一般就会红,命中率挺高的。

 

Q:那时候算歌的公式具体是什么?

A:中国一共分四种喜欢方式,悲凉的、情歌、喜庆的、粗狂的,再多形式中国基本接受不了了。首先我悲不起来,我也没那么多伤心事儿,我觉得我挺幸运的。唱情歌我觉得特别恶心,什么爱情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么,对不对,能怎么着啊,顶多她就不爱你了,不爱就不爱呗,我还不爱她呢。哈哈!所以我只能选择喜庆的,这也是比较适合我的。然后嗓子呢,普遍也喜欢三种,高腔的,嘶哑的,亮堂的,我还比较亮堂。然后亮堂和喜庆在一起了,就够了。而且我还琢磨我干这个事情没有人跟我挣。因为唱情歌还是占在70%以上,然后20%的人喜欢做有思想的音乐,有5%的人想做实验性的音乐,只有2%~3%的人是想做那种快乐的,高兴的,没头脑的,纯HIGH的。啧!(一拍胸脯,横打鼻梁)没有人跟我竞争!你想想中国这乐坛有谁跟我竞争?我觉得现在就除了龚琳娜还能跟我竞争,她也比较疯狂,基本上就没有人跟我竞争!

Q:那后来怎么不行了?

A:从09年之后,怎么算这歌儿都红不了了,我就不知道,中国人感觉好像一夜之间就都不爱听歌了。因为以前一年能红很多歌,后来每年能红的歌特少了。所以我这几年就特别郁闷,这东西怎么弄他们才喜欢啊?后来我就发现,嗨!你弄什么他们没准儿也都不喜欢,还是把自己好好弄弄吧!关键是你总是在取悦别人的过程中,会觉得自己特别可耻。我就有一阵一阵儿的,比如去年我就觉得自己特别的恶心,因为我总是在想着怎么让别人喜欢我。你就发现你都不喜欢你自己!你明白吗。因为你总要做成别人喜欢的那个样,可是你喜欢的那个样儿根本就不是别人喜欢的那个样儿。有时候就比较变态,比较矛盾,后来我也琢磨,嗨,也不要太过,就在不过的情况下尽量还是坚持自我。因为你要想起来,最初你为什么热爱音乐的,还不是因为你本身就喜欢这东西么,并不是说你一开始就要唱一个歌让所有人都喜欢。

 

Q:你当初为什么那么有点刻意地去追求让大家喜欢?

A:因为我是功利性特别强的一个人。我一直觉得说40岁之前做事不要悔,40岁之后做事不要怕。就这么点儿事儿。就是我现在基本还是能做出东西,大家能喜欢,当你在舞台上演的时候,看见大家的共鸣和气氛,还是会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Q:所以你一度特别喜欢这种被证明或者被需要的感觉是吗?

A:对!因为我长的不好看,我但凡长的好看点儿我就成范冰冰了你知道吗,我就美美的了。关键就是没法弄儿。不过我后来看那书了么,就是自然、自信、自由。自然,不是说吃羊肉串的那个孜然啊,就说比较自然,好多事情不卑不亢,不是说这火了我就必须追着这个,这不火了我就怎么招。自信你也知道哈,反正就是自信。自由就是敢于探索自己内心的那种真正的追求。因为有好多人,包括这个行业也是,干的时间长了就忘了自己是什么样了,还有一个就是说总是找另外一个原因,我还得工作呢,所以不能去怎么样怎么样,我还得养家呢,所以我不能怎么样怎么样。就恰恰是这种,“我还得怎么着,但是我不能怎么着”,把一个人一生很多东西都给弄得……为什么大家要生孩子就在这儿,因为你到了一定岁数你不生孩子,你就基本等于活不下去了。因为你已经忘了自己还有什么追求了,你已经基本丧失自我了,这人就要废了你知道吗,然后就希望自己废了那点儿东西还能在孩子身上延续下去。哎,怎么办呢。

Q:那你现在已经看的特开,什么高兴干什么了?

A:也不是,我也看不开。我现在也还不敢去真正的生活。有时候我说我不工作了,多少钱我都不挣了,我就得跳伞去!我就得玩去!我老是下决心我必须得去,然后人跟我说这有一商演,我说我不去!人家说比一般价高,我说那……那那……那签证就先别办了。完事儿我也想,有时一边唱我还一边想,我也不差这个啊!但是我不去……观众着急啊!他想你啊!哈哈!嗨!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我还是属于那种愿意去体验不同人生的人。我不会因为这个东西高雅,因为这个东西让别人看上去特别有质感,我就去做。我只是想试各种各样的演绎形态。可能我这样,你说娱乐就是低俗,我无所谓!我就这样儿!活着是为我自个儿活着对不对。我这段时间试试这个,过段时间我没准儿又干别的去了。“大咖秀”也是,能扮演各种人,我也觉得挺开心的。以前还有记者采访我,说你不觉得这样成了通告艺人了,自己特别低级么。我说你问这问题就够低级的。就是……不明白!人嘛,什么叫精彩的人生?就是什么颜色都有。本来自个儿有五个色儿,非把自个儿五个色儿都涂成灰的,愣告诉说自己显得特别有个性,特别深沉,当然我也没资格评判别人。但我就老觉得吧,人嘛,就是你今天活什么样,明天太阳也一样升起。然后你总要活下去,对不对,那就做点儿自个儿以前没有把握的事情。我觉得这就是勇敢。我敬佩的人就是他总能做他没有把握的事情。因为有很多人会认为,一个人的成熟在于他对很多事情都很有把握,他坐怀不乱,其实我觉得这种成熟,恰恰会抹杀人的一生很多回忆和快乐。

Q:你的成长是什么样的?

A:大家总是把成长、成熟、岁数这些东西庸俗化。大家总觉得成熟呢就应该提壶夹包儿,把头发都弄干净了,说话都特别稳当。就感觉岁数大的人就一定不能干什么事儿。但是成长有很多种方式,我觉得我的成长是非常正面的成长方式!他们居然反对正面的成长方式,你说这种人,是不是都疯了!我以前年轻的时候特别拧,写歌都是烦学校,骂家长,发泄愤怒,对社会不满的那种。后来我《嘻唰唰》,和谐社会了,你说这是不是一种成长?是说和谐就是肤浅是吗?其实我是越来越明白,什么东西是让我一直去追寻的,因为那个东西不会让我去伤心,我为什么一直要挖苦一个一直不可改变的事情?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中国搞摇滚乐的最后犯神经病吗?因为他们始终在对抗一个不可能改变的现实!就跟唐吉可德一样,他总觉得自己能改变这东西,但实际上这东西是幻觉!是他常年在去弄这个事儿,让他误以为好像是真的,当然我有时候说的有点儿顶啊。但是我只能说我这也是一种成长。只不过大家看不出来而已,大家老觉得去质疑问题、去怀疑问题、去批判问题,才是一个做文艺的人该有的精神,我觉得不一定。当然我现在也已经岁数大了哈,我上回我真的觉得我岁数大了,就是因为我发现我做事儿开始在乎后果了,所以说完了哈,要……要要颓。但是怎么说呢,我还是尽量去做一些让大家看起来,我自己也觉得挺有挑战的事情,失败又怎么样啊,对不对?时间会抹平一切的!

热度: 53
评论
热度(53)
  1. n八我去我去我就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毛豆菜i我去我去我就去 转载了此文字
    我去我去我就去
  3. n八我去我去我就去 转载了此文字

大俗